非洲产甘蔗

审神者人设 久世 存档

图鉴说明:虽然名字记不太清,只要叫久世(kuze)就好。即使是现在这幅样子,我勉强也算得上平行世界中未来某国的军人,所以在战术方面请毫不犹豫地来依靠我吧。尽管陆战和白兵战之类都不是本职来着(小声)
入手:“愿为阁下拱手送上我的忠诚”,这种台词您觉得怎么样,相当有那边的风味呢(笑)
登录中:您好。今天有作好充足的提前准备吗?
登录完毕:审神(咕嘟)乱舞、果然一天应该从一杯好咖啡开始!
游戏开始:工作、就是长痛不如短痛。
本丸:
1. 在“家”的话是不常看到这么多天气变化的——雨也好,雪也好。
2.严格来说本丸不完全在地球上吧,虽然很不成熟,但真是太好了、太好了……
3. 我见过更加明亮的星星哦!如果阁下有机会的话,一定要去看看那些不会眨眼的星星。
本丸(放置):想再读读《战争论》,可《逃避自由》似乎也不错……《通向奴役之路》和《论自由》?那个上学的时候已经读完了哎。
本丸(轻伤):要不要把备用义腿拿出来呢?嘛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,还是算了。
本丸(中伤及以上):缓慢逼近的濒死感真是微妙地令人向往啊。开玩笑的,有空还是要认真修复比较好。
结成(队长):我会努力做到我能做到的事情。
结成(入替):都有些怀念当下属的滋味了(笑)
装备:
1.希望是我的腕力能负担得起的程度。
2.总之先要谢谢。
3.我会小心地使用它。
4.谢谢,这个很适合我。(铳兵限定)
资源发现:今天运气真不错,回去要不要再赌一发(笑)
出阵:三つの赤、三つの赤、血と炎と赤き薔薇。(唱)虽然记不太清,但应该是什么战歌之类的,自己唱有点儿难为情(笑)
BOSS抵达:不好好隐藏本部是过分自信还是陷阱呢……嘛,现在除了向前推进也没有别的道路可选了。大家、出击!
开战(出阵):能轻轻松松取得胜利就好了。如果实在打不赢就逃吧,不要勉强自己。
开战(演练):有了平时的练习才能在真正的战场上从容不迫。总而言之,请卿多多指教。
索敌:作战时敌方的情报必不可少,要仔细的观察才行。
攻击:
1.去死吧!
2.就是那里。
会心一击:你以为能逃过我的眼睛吗!
轻伤:什么啊你这种不成器的攻击(笑)
中伤:……就那么想获得被我杀死的荣耀吗?
真剑必杀:我一直想尝试一下啊、这种逆转局势的帅气操作!
一骑讨:阁下偶尔也要考虑考虑我的残肢,过分运动会很疼的(叹气)
誉:下次光靠脚踢怎么样,开玩笑的。
特化:这样就变强了吗?
手入(轻伤及以下):我稍微去偷个懒。
手入(中伤及以上):(哈欠)现在打个盹儿也没关系吧。
远征(出发):要是有马车就好啦……欸,真的有啊。
远征(归来):土特产我带回来了,分你一点好了。
远征(近侍):大家辛苦。要喝咖啡吗?
锻刀:阁下,现在正是招收新的部属的好时机。
刀装:这个要怎么制作,像搓肉圆一样?
任务完成:带薪假还遥遥无期的意味吧。
炼结:……(笑)
万屋:我还有书要买,阁下请先自己逛逛。对了,如果您有心能给我带点零食也非常欢迎。
马当番(开始):取名叫休伯利安怎么样……不,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名字会突然出现在脑海里。
马当番(结束):和动物打交道意外地简单。
畑当番(开始):老实说,我都没见过人种的田。
畑当番(结束):似乎勉强完成了。
手合(开始):果然打刀就已经是极限了(自言自语)
手合(结束):你很强。
战绩: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都是值得纪念的事情,阁下不必过多在意。所以,这封信能给我看看吗(笑)
破坏:(叹气)终于要去瓦尔哈拉了吧。真是迟到了好久啊……
——
自家审神者
成为审神/差点死掉的年龄是24岁
目前处在部分记忆缺失的状态。
通过现存记忆和现世的差别,能够确定自己是来自未来(其实是某作品背景,反正是写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作品所以就不写了_(:з」∠)_)(IG还没放出新动画的pv,多半没人知道_(:з」∠)_)
有“在离被称为'阁下'前仅有一步之遥国家就灭亡了的印象。”
对地球抱有自己不明的厌恶,与其说对地球本身,还不如说对“地球”这个名称或概念感到不快。
比起刀,枪用得更好,尽管不是印象中使用的那种枪械。
目前暂定是女孩子( ̄▽ ̄)
初始刀是歌仙兼定,初锻刀/近侍笑面青江。
会问歌仙要和歌集读。
似乎隐隐约约觉得青江的性格和自己的“哥哥”有点像。称呼是“にっかりさん”
和陆奥守相当聊的来——吃饭方面也好,火器方面也好。
每周缠着烛台切做奶汁烤明虾,尽管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知道这道菜的。
似乎与乱和鹤丸计划要在就任审神者一周年(现在才刚上任一个月)时强行给全本丸所有刀男穿女装。【当然,没有和鹤丸说的是,他也将是未来的受害者之一。
无CP向
——
先存个档,希望我未来还记得她_(:з」∠)_